目錄 / 藝術歧途 /SAMUEL_產品設計(眼鏡)

SAMUEL_產品設計(眼鏡)

能夠從事眼鏡設計,與「攝影」、「繪畫」和「設計」這幾項美感領域發展有關;隨著它們不同程度的發展,發現個人在思考上得到不同的訓練,在設計意念和操作上,更開始有自己的堅持和風格。

我現於一間國際眼鏡設計公司工作,擔任產品設計師一職,主要為公司旗下的時尚品牌設計不同系列的眼鏡。由2013年開始從事眼鏡設計工作,2015年轉投現時的公司。

 

這份工作需要把各項知識混合,並環繞品牌故事與價值出發,為時尚品牌設計及推出眼鏡的系列產品。我的設計公司,主要以服務品牌為主,在設計時,不能隨意離開「品牌」的思考。例如,早年公司其中的一個品牌是【山本耀司】(Yohji Yamamoto),在設計開始前,我需要充分了解山本耀司的故事與價值。好像山本耀司在時裝設計方面,喜歡使用黑色、重視人的身體比例及質感要求;於是,我在款式設計、顏色決定和風格選定時,都需要有充足的準備,才能完成整個產品設計意念。之後,山本耀司本人會作最後審批。

 

我的滿足感開始模糊

 

這份工作……坦白地說,不喜歡……本來,我想說喜歡的,因為它帶給我很多滿足感。然而,這種滿足感越來越模糊。在設計每副眼鏡的時候,我會考慮產品對人的應用性;可是,眼鏡這個行業越來越偏重「時尚」的考慮。

 

對我來說,似乎造成一個很大的問題:我在設計產品?還是在設計一些不必要的物品?即使為大品牌設計很多不同款式的眼鏡,但到達買家手中,品牌的價值通常都蓋過嘔心瀝血的設計考慮。一般人在這種風氣中消費,大多沒有重視產品的真實價值,讓我感到有點不舒服。

 

我的家庭負擔也不輕,為了養家,即使有這種感覺,也得留下……或許,轉行到金融行業,收入可能會豐厚一些;但是,相信,會帶來另一種不自在……其實,也有想過轉換工作,但不想是相同的工作模式。在眼鏡設計行業中,大部份的公司,都是以相似的模式設計產品。所以,我想另闢出路,有想過成立一間公司,以真正「以人為本」的方向在社區中營運。然而尚有很多知識需要學習,才能實現。

 

也曾參與藝術教育

 

自2013年設計學院畢業後,除了從事眼鏡設計工作,也開始逢星期六在朋友的畫室教「混合媒體」,對象是小學至中學程度的孩子,直到2015年左右,因工作太多,而沒有執教。

 

朋友的畫室曾有五間(最近聽說只剩下一間),我執教的是一間樓上鋪。當時畫室的學生人數相當多,收費大眾化,比賽連連獲獎。整個教學不太難,主要是按照老闆的要求,進行教學。教材全由老闆安排,通常是他或導師們完成的作品,放在教材櫃裡備用。當正式上課,我只需要在教材櫃內挑選其中幾幅作品,就著學生對作品的興趣,教他們如何繪畫。繪畫的內容,包括以鉛筆起稿和勾線,再自行選擇以混合水彩、粉彩、塑膠彩或素描等不同的媒介上色。

 

能夠從事眼鏡設計,與「攝影」、「繪畫」和「設計」這幾項美感領域發展有關;隨著它們不同程度的發展,發現個人在思考上得到不同的訓練,在設計意念和操作上,更開始有自己的堅持和風格。

 

眼鏡設計與「攝影」、「繪畫」和「設計」的關係

 

先談攝影。在產品設計過程中,我會考慮到在平面廣告或相片上的呈現。原來,從小在攝影上的涉獵,對現時工作很有影響。接觸攝影?小時候,家裡有台相機,出遊時有機會拍攝,對相機很感好奇。中學二年級,我參加了攝影學會,買了第一台數碼相機。當時老師邀請,我便開始為學校的不同活動,進行拍攝。學習拍攝的過程中,老師說了一句常記於心的話:「按下快門前,想清楚你想怎樣……」

 

直到如今,我在攝影或設計時,都抱有「先思考,後行動」的心態。整個發展過程,由最初預算有限,使用最簡單的攝影工具,到後來購買專業攝影設備,我都喜愛影「人」。

 

關於繪畫。可謂是在強制中,學習了這個領域。真正對繪畫認真學習,應該是由中四唸視覺藝術會考班開始。當時這學科的會考卷有兩部分,一部分是「準備作品集」,另一部分是「即場素描」。老師要求我們,在「素描」方面需要進行大量訓練。因為當時所剩時間不多,同時又要應付其他學科的補課及測驗,加上我對素描沒太大興趣,在這種情況下,既感辛苦,又感浪費時間。

 

我覺得自己是一個比較特別的眼鏡設計師。在香港(或全球)眼鏡工業同業中,因開發產品時間不太足夠,一般設計師都以電腦繪圖軟件直接畫出設計概念;而我,接受不了用滑鼠代替手指,我喜歡在紙上直接畫出設計概念,再轉化成電腦圖。因為筆的質感與大腦是直接連結的,繪畫時用手,反而比用滑鼠更有自由度。對我來說,筆就像身體的一部分,拿著筆進行設計的感覺,跟拿著繪畫畫筆創作時很相似。

 

再談設計。接觸設計應該是從中四時的一份功課開始,但有系統地學習,應該是在香港知專設計學院的三年學習。在會考放榜前,我已打算進入職業訓練局(VTC)轄下的香港專業教育學院(IVE),因為自知不是讀書的材料。對著文字,我比較提不起勁,好像打開CHEMISTRY那些學術的書本,就不想看。反而,喜歡思考不同的東西,好像走在街上,觀察到不同的現象,會感到很有趣。例如:我經常路過一個小巴站,我很好奇居民排隊的情況,他們總會排隊排到上馬路,橫跨整條行車線。看到以後,我會想象,如果在地上加上一些排隊的導引指示,不就可以教導他們如何安全地排隊嗎?(據悉,現時已在地上加了排隊指示,情況卻依舊!看來,似乎是人的問題……)

 

會考放榜後,只有13分的我,正式報讀IVE。IVE提供了很多與設計工作有關的實際技巧訓練,透過實習,我爭取到第一份工作。在設計學院(VTC轄下的香港知專設計學院前身)學習的三年中,「設計思考」是一個很好的基礎訓練,它讓我站在宏觀的角度,為產品進行設計。

 

設計學院教導我從「需要」出發,在觀察到「需要」後,如何通過「設計」去改善或解決這個「需要」。整套「設計思考」,在三年的學習裡,可以說,是不斷地重複使用。現在看來,雖然是「職業導向」的學習,課程又以實際工作環境作為教材設計,對「需要」的定義來得較為直接或實際。這種基礎訓練,在商業世界,絕對能幫助我完成工作。

 

在整個涉獵或美感發展的歷程中,對我而言,最困難的是在中學的中三或中四年級,接觸視覺藝術的初期。由小開始,家人都認為設計或藝術沒有出路,過去從未有認真接受任何相關訓練;因此,在首次認真學習時,與身邊早已習藝多年的同學相比,我顯得像「白痴」一樣。

 

舉水彩課和設計課為例。在水彩課堂上,有兩位女同學學習水彩多年,她們很快就完成一幅漂亮的畫作;而我,手上的畫作,卻是混亂一片的顏色,深色的部份似乎太多,連怎樣把顏色渲染,也處理不來……至於設計課,當時我剛剛體驗平面設計,要為一個電腦品牌設計海報,我把海報要用的資料全部放在版面上,沒有考慮排列次序,整體也不美觀。反而,其他同學,已很快整合了不同的設計元素,並完成了不少很有特色的海報……其實,想深一層,那個階段,與別人比較的心情是最困難去面對的。

 

然而,這些體會,離開了中學階段,到了設計學院後,就成為很難忘的經歷了。

 

中學的視覺藝術課,偏向藝術;而IVE設計學院的課程,則偏向設計。設計,著重學生對意念的思考,我很享受那三年的學習時光。三年中,最難忘是首次透過完成學院的功課,去參加比賽,還得到獎項。透過這個比賽,我認識了在職場方面的伯樂,踏入眼鏡設計行業。

 

我覺得,自己當時很想投身與美感領域有關的工作原因,從始至終都是為了一份「滿足感」。當掌握到陌生的知識,可以將之發揮至極致,實在是很好玩的。

讀設計學院時,對我而言,很多知識都是新鮮和具挑戰性的,在不斷挑戰和應用有關知識,所得到的滿足感是怎樣的……或許,我嘗試以幾個特別時刻,具體描述一下:

 

學習立體繪圖,參加第一個設計比賽

 

第一年學習設計,導師教我們電腦繪圖的技巧,當時學習的是「Rhino」,是一個繪製立體圖的軟件。那時導師只教了一些基本技巧,好像是繪畫一隻杯子,就完結了。但是,我覺得很有趣。電腦立體繪圖,運用了另一種語言,不是一般平面繪圖的思考模式。對著電腦就可以畫出一個立體,還可以在虛擬的世界,造出自己想要的東西。

 

於是,在電腦房無人使用時,我會走進去自行練習,遇到不懂的地方,就記錄下來問導師。導師見我畫了一個音箱,覺得很有趣,幫我報了一個產品設計比賽的概念組別。概念組別不需要實體,因此,在設計方面,可以比較天馬行空。我設計的作品,現在看起來有點……太奇怪了吧;可是,那時候,卻進了四強,有機會到科學園匯報。那個匯報,也是我第一次公開對著大量評判,說話技巧與準備也明顯不足。可是,那個體驗,是藉著自我挑戰,成為班內唯一入圍的人。

挑戰不可能,獲得第一個公開獎項

第二年的學習,我挑選了產品設計。那時候,有一份設計功課,是眼鏡設計;因為,導師想我們在設計的同時,能參與眼鏡設計比賽。於是,在正式操作設計時,有業內人士到校教授我們很多「基本指引」。然而,這種「基本指引」,卻成為限制。業內人士所謂的「基本指引」,是建基於實際工作框架,很多東西他們覺得做不了,就判別為「錯誤」。我在設計前期,跟隨「基本指引」;受到這些限制影響,畫了不少沒有「大眾」的設計。到了中期學習匯報,很多同學的作品,都十分相似。當時,我決定在校內功課之外,設計「另一副眼鏡」,一副跟隨我個人意念的眼鏡。在比賽裡,我展示了自己的個人概念,幸運地遇上「伯樂」;對方不單同意我的概念,並盡力幫助我實現,最後在比賽中獲勝。自此,我跟「伯樂」成為朋友,大家會共議一些挑戰現時行內的設計企劃……

 

往後,自己也在大大小小的設計比賽中獎項。我不是因為獎項而滿足,而是當設計出來的產品,得到不同人的認同而感到滿足。

保持對「眼鏡」設計的熱情?

 

回首當初,我很懷念昔日的單純、毫無壓力的動機;但,也有點後悔。當時選擇從事與美感有關的工作,是認為自己的熱情與意念可以帶來不同的景象;然而,這種想法,在7年的設計工作中被壓縮。

 

個人對「眼鏡」的熱情,在一開始時,是覺得這種產品很有趣:一副簡單的眼鏡,可以為人帶來不同的樣貌。然而,這副簡單的眼鏡,實在毫不簡單,需要很多知識,才能由概念轉化為實體。這個過程,不是很令人興奮嗎?眼鏡本身,是人類對科學、時尚、文化等等的結合物。眼鏡的基本要求,是「為人帶來更好的生活」;但是,現時絕大多數的公司,都只以時尚掛帥!時尚就是一切,會帶來甚麼問題?大量設計錯誤的眼鏡,流入市場。

 

而,令我最感不安的是,人們購買眼鏡,只重視其款式或品牌。一副全球都流行的眼鏡,人們有否想過,可能對眼睛有害的呢?我不是拒絕時尚的元素,畢竟,沒有時尚元素,人們不會對眼鏡感興趣,更遑論推廣眼睛保護。可是,在設計方面,過於傾斜時尚的現況,叫人擔憂。

 

在職場中,認識更多同業中所謂「成功」的個案,我卻逐漸有所反感。當,同業們都以「不要做多餘的事」、「應該跟從那些潮流」等態度來設計,我就越發懷念當初的入行動機,也懊惱自己沒能力做得更好……

 

如何繪出自己的路線圖?聽下「佢」講……

“ 我認為對世界、對社會和對生活保持好奇心很重要。好奇心可以推動你思考更多,發掘自己更多的可能性;好奇心亦可訓練觀察力。從事美感領域的人往往都充滿過人的觀察力,然後,動人的作品則由好奇心推動而創作出來 ”

© 2020 by sumCHE RESEARCH 

版權所有  如欲轉載  敬請通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