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
藝徒‧聖藝

在藝術世界裡,存在著無數的藝術創作及設計愛好者,

其中,不少聖藝踐行者的藝術人生也曾帶領人們體驗生命的真、美、善,

為此,本欄榮幸介紹這群以美、以敬和以信踐行一生的聖藝藝術家、分享與聖藝有關的課題及來自參與聖藝的個人省察。

 

「信仰,是神人之間美麗的遇合,在人心中產生的堅定不移的信念。

這珍貴的信仰可以由三種途徑來傳遞:聖經、聖傳,與聖藝。

其中,人對神要抒發深濃的欽崇敬畏之情,或是表達我們的信仰,

最容易的方法,就是聖藝:

把信仰的內涵,或簡單、或深刻的以圖像描繪出來

~錢玲珠

 

   《我的第一位聖像畫老師:Sister Esther Pollak, OSB》 

        人們一般可能覺得修女就是修女,藝術家就是藝術家,兩者根本拉不上關係,其實,作為一個喜歡聖藝的人,我本來也是這樣想的;不過,上主讓我在2023年8月底颱風蘇拉襲港,滯留台北兩天,於誠品書店閒逛時遇上一本在8月29日新鮮出爐的翻譯作品《如果梵谷是個收藏家》(英文原著:Van Gogh and The Artists He loved) (作者:史蒂芬。奈菲,Steven Naifeh),細味及沉澱書中的一段說話後,擦亮了我對藝術家固有看法的眼睛,同時也擴闊了對傳教士的定義:「上帝就是大自然,大自然就是美,藝術就是崇拜,藝術家就是傳教士」。在我而言,Esther修女是上主的僕人,是一位謙遜的聖像畫家,她是藝術家;修女立志以聖像畫來傳頌三一真神,所以,她同樣是一位名符其實的傳教士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與Esther修女的個人與團體互動,要算是在2019年7月16-18日的一個聖像畫靈修工作坊,當時主辦機構是「靈火天地」,而德望修院的恩樂之泉靈修閣(Wellspring) 則提供住宿。主辦機構預先把修女的修會 (英國本篤修會,Benedictine Community)、英國的居所 (Our Lady of Peace, Turvey Abbey, Bedfordshire) 及在聖像畫藝術方面的學養與身份 (英國聖像畫學會,British Association of Iconographer的創會會長) 在宣傳單張上向外界作出扼要介紹。

 

        這些關於修女的介紹,似乎一直並非我考量是否參與這個工作坊的首要原因;當然,來自西方的宗教藝術,可以由來自西方的宗師親自傳授,可謂機會難逢,實在非常寶貴。參加這個工作坊,我一直關注的,不是由誰人來擔任我的任教老師;反而,是自己要認真辨別正式放下多年的畫筆,「是否想在這個時間再次拿起?」「為甚麼要拿起?」「如果真的拿起來的話,是為甚麼繪畫對象服務?」

 

        坦白說,這枝一直有意識地需要小心封存的畫筆,它曾經充滿熱情,曾經令我整個少年時代像著了魔似的,曾經被視為是奪取上主在我生命寶座的「偶像」;早在進入師資訓練時便立誓在上主面前拆除的「 偶像」,是否在這個時間,透過跟隨一位全心全意敬畏上主的老師,從而被上主恩准再次拿起?如果真的蒙上主首肯,可以再次拿起畫筆,我希望自己繪畫的目的和內容是甚麼?是為抒發情懷?是為表現創意?是為炫耀天賦,繼續追求讚賞和肯定?是為……

 

        聖靈深深知道我過去在繪畫方面的渴望,遭遇了一次所謂「屬靈的打壓」,對和繪畫 (也包括藝術) 有關的課題,總是格外的小心翼翼…… 由於Esther修女指導的是聖像畫,最後,我禱告上主,希望自己再次拿起畫筆的第一幅畫(及往後的每一幅畫),都是繪畫關於基督信仰的內容、關於上主愛世人的故事,以圖像來幫助自己與他人觸碰內心,以圖像吸引他人親近上主。感謝上主,聖像畫本來就是存在著這樣的指向!而老師Esther修女,亦一直強調聖像畫的根本意義和一個聖像畫家的屬天職份。

         一個聖像畫家的屬天職份和一個牧者或傳道的職份同樣貴重。正教傳統認為,聖像畫的創作本身是一項神聖的活動,因此,聖像畫家必須是一個祈禱的人,而不僅僅是一個技術人員。如果聖像畫家的工作是激勵和照亮他人,那麼,她/他必須過著禱告和禁食的生活,這樣她/他才能受到聖靈的啟發和光照,她/他完成的聖像畫本身就成為她/他屬靈生活的寫照:「聖像畫家的繪畫就是他們的祈禱」(The iconographers painted as they prayed) [1] 因此,聖像畫家心中需要充滿上主的愛,這愛是上主的臨在,在創作時呈現出來……上主的臨在體現在木板上,在顏料內,在聖像畫家的身上;如是者,繪寫聖像可以說是『藝術與靈修的聯合行動』。

 

          繪畫者必須與上主有親密的關係,才能寫出聖像畫;聖靈是畫者創作的基礎,靈感的泉源是聖經,並加上個人的祈禱,來共同完成畫作。所以,繪畫聖像畫,不單只是單向地在繪畫,而是與上主雙向地進行互動,與祂對話、互相傾聽、在祂的臨在中安歇和等候。

          考量參加第一次聖像畫工作坊,選擇Esther修女成為我第一位聖像畫老師(或者說,是上主安排了一位名符其實的屬靈導師作為我第一位聖像畫老師),整個過程,讓我不只是更新重拾畫筆的目標與意向;與此同時,上主實在正邀請我:會否樂意謙遜地成為一個一執起畫筆(無論繪畫聖像與否),就能同時向祂展開對話和禱告的人?說得實在一點,我,一個繪畫的人,是否同時願意成為一個禱告的人?

 

           繪畫的人,通常容易傾向留意、觀察外在世界的動態,在留意與觀察下建構心中感受到的意像,以線條、造型、色彩和構圖,進行創作或抒發;但是,在跟隨Esther修女這位老師學習繪畫聖像畫的過程中,她鼓勵繪畫者謙遜地留意和觀察的,卻是上主的臨在,祂在繪畫者心中發出的聲音,祂在繪畫者心靈內輸出的綿綿愛意……

          Esther修女既是一位教導我繪畫聖像的老師,也是一位把我溫暖地引帶到上主面前的屬靈導師(Spiritual Director)。

[1] "The History & Symbolism of Iconography" (www.monasteryicons.com

本頁更新日期:2024.5.25

sumchere.jpg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