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本來就是一種較廣義的藝術。每個人的生命史就是他自己的作品。

這種作品可以是藝術的,也可以是不藝術的,正猶如同是一種頑石,

這個人把它雕成一座偉大的雕像,而另一個人卻不能使它「成器」,分別全在於性分與修養。

知道生活的人就是藝術家,他的生活就是藝術作品    ~朱光潛 (1897-1986)